首       页
热点报告
宏观报告
行业报告
权益报告
外汇报告
固定收益报告
商  品  报  告
监管报告
法规报告
风险管理报告
投资策略报告
衍生品资讯
工作论文
北京金融衍生品研究院
出            版            物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金融衍生品研究院 » 研究院动态 » 中金所研究院金融街沙龙第十期

中金所研究院金融街沙龙第十期

发布时间: 2014-08-22 09:48:01

        2014年8月1日,第十期“中金所研究院金融街沙龙”在北京顺利举行。本期沙龙活动邀请中国期货业协会副会长李强作为主讲嘉宾,演讲主题为“新国九条与中国期货行业发展变革”。参会嘉宾三十余人,主要来自交易所以及部分市场机构。李强副会长从解读新国九条入手,指出新国九条是期货市场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并且在此基础上分析了如何再认识期货的功能和作用以及期货行业未来会形成何种竞 争格局,最后,还提出了未来行业发展的战略规划和设想。

 

 

      第一部分:李强演讲观点摘录

     (一)新“国九条”是期货市场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第一,新“国九条”是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发展的蓝图。整个“国九条”第15条专门谈了发展商品期货市场,就是要以提升产业服务能力和配合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价格机制改革为重点,继续推出大宗资源性产品期货品种,发展商品期权、商品指数、碳排放权,这个立意事很高的。对金融期货市场的立意更高,要配合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适应资本市场风险管理需要,平稳有序发展金融衍生产品,逐步丰富股指期货、股指期权和股票期权品种,逐步发展国债期货,完善国债收益曲线。整个期货市场发展路线图都规划出来了,而且包括具体品种也 都已经讲的很清楚了。

        第二,新“国九条”把我们期货市场建设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战略高度。在整个 指导思想里都谈到期货市场的发展目标,要更好的发挥资源配置作用,结构调整, 单独指出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市场管理、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新“国九条” 中对期货市场的提法,大概是有期货市场以来最高的。

        第三,新“国九条”明确了期货市场发展的目标和路径。大家注意一句话,它 说到2020年的时候,要形成结构合理、功能完善、规范透明、稳健高效,开放包容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把期货市场放在这里面。这个标准太高了,从期货市场来讲,我认为至少三个层面,商品期货和金融期货、场内期货和场外期货、国内期货和国外期货,要结构合理、功能完善、规范透明、稳健高效、开放包容。我认为这是美国的水平,是发达国家达到的水平,六年的时间,基本上我们的资本市场要达到美国的水平,那就是说在6年时间里商品期货市场大步发展,金融期货市场更要有大的发展,因为金融期货市场这块是要补课的,我们发展是滞后的,场内市场、场外市场,国内国外、国际化,6年达到这个目标可能任务很重。

        第四,新“国九条”将推进我国期货行业的对外开放和创新发展。指导思想里 专门谈了怎么激发市场活力,拓宽广度、深度,我认为我们现在中国的期货市场既 没有广度,又没有深度,因此就要拓宽广度、深度,市场双向开放。双向开放是什么开放?国外投资者进来,我们机构出去,我认为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首先是让国外投资者进来,而不是让我们国内投资者出去。

    (二)我国期货市场将迎来大发展和大变革

       第一,我国期货市场将进入金融期货时代,但是商品期货仍将有快速的发展。 我们国家现在的局势,特别是我们期货市场的形势,我觉得和上个世纪美国70年代 末、80年代初非常的相似。上个世纪80年代,当时美国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来 搞了个史密斯协定想挽救也没挽救成,整个固定汇率被浮动利率替代,利率市场化。利率和汇率是一个问题两个方面,所以,汇率动荡,有的时候隔夜拆借20%,甚至30%,金融市场就没法弄了。此时,有人把商品期货规避风险的手段利用到金融期货上,一下就取得了成功。这里有一个问题,金融衍生品时代到来了,商品期货怎么办?商品期货是不是不发展了?不是这样,商品期货不但要发展,中国商品期货还应该有个大发展,为什么呢?中国商品期货的时代还没有真正到来,前几年从国家统计年鉴上查相关的成规模的现货企业,按照国家发改委、国家计委过去有成规模的现货企业,销售额达到多少,利润达到多少,大概26万个。这26万个企业里进入我们期货市场的,我又专门查了一下,算开户的两千不到。

       第二,多层次衍生品市场体系开始构建,场外衍生品市场发展空间巨大。我们 现在有场内,基本上没有场外,根据2012年的统计,美国场外交易量633万亿美元, 我们大致除了一下,是场内的12倍,2013年出了一个多德·弗兰克法案,要求场外拿到场内算,受其影响,现在整个场外交易量降低了一些,但是场外和场内得正确分析,对一个大机构来说,单纯用场内的标准化产品非常不方便。所以,场外量身定做的东西需要在场外做,但是场外做完以后,这种产品也好,这种交易也好,它就出现风险敞口,这个风险敞口一定要拿到场内来对冲。所以,美国场内的交易量很多是因为场外带来的,如果没有场外,场内交易量没这么大,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第三,以中小散户为主的投资者结构将发生改变,专业化的投资者群体将形 成,机构和大型现货企业将陆续进入期货市场。这里面大家注意一条,这一条从来就没讲过,这个力度是整个“国九条”里力度最大的一句话,“要允许符合条件的机构投资者以对冲风险为目的使用期货衍生品工具,清理取消对企业运用风险管理 工具的不必要限制”。这条不但讲商品期货,也讲金融期货,以对冲风险为目的使 用期货衍生品工具,也没说是商品企业,这个作用肯定太大。比如现在国债期货,因为现在银行没进来,不让进,利率要是撬开的话,银行不进行吗?如果利率一撬 开以后,中国的中农工建交,这么多商业银行,那么大的国债恐怕得周转很多次, 否则就出问题了。所以,将来这个市场肯定是专业化的。

       第四,是牌照制的问题,牌照制将促进期货公司的业务转型,并且将进一步拓 宽业务范围和促进业务创新。问题是其他经济部门也在进入衍生品市场,这个新的 竞争格局是要形成了。开始我以为有新“国九条”以后其他金融机构会进来,但现 在银行、保险、信托还没怎么搭理期货。因为过去我们的期货公司,咱们定位是非银行金融机构,有市场准入壁垒,咱们期货公司过去叫只死不生,所以,我们从曾 经500多家降到一百五六十家,多数期货公司越来越困难,按个数越来越困难。所以,对期货公司来讲,牌照制逼得期货公司不搞业务转型是不行的。但是牌照制下, 其他金融机构进来做什么?比如银行进来,保险进来、基金进来、证券进来,期货自己都活不下去了他们来干啥?下面讲我们的市场,这个市场做多大跟期货公司没 关系,期货公司现在怎么做都是稳定在一百个亿。我们一百亿还不是光自个儿留着, 还得给居间人,又出去几十亿。所以,其他金融机构进来是做金融衍生品业务,可 能他做中介已经不是我们原来意义上的代理和经纪了,一定要开展衍生品自营,它不做衍生品业务是不行的。而且它们进来做的业务不但是自营的衍生品业务,还要 通过中介开展衍生品业务。将来风险管理咨询,我银行就做了,不找期货公司了。 所以,牌照制的结果就是其他金融机构要进来,人家进的不是咱们的红海,而是挖 掘期货公司的蓝海。

       第五,交易所导向肯定要市场化,肯定要体制创新。市场规模和结构的问题应 该交易所来解决,这是我提的看法。中国交易所是最有势力的交易所但是中国交易所可能是最没有竞争力的交易所,因为咱们的竞争力是建立在垄断的基础上,现在 前景是打破垄断,反垄断,反垄断就是反交易所。不过,国家把金融衍生品没有纳入一般商品,因此我认为目前还不应该反垄断。所谓期货市场是交易所,四家交易所是中国的期货市场,期货公司叫行业,行业里有交易所,有期货公司,有客户, 市场里有交易所,有客户,期货公司是中介,期货公司不是市场,交易所才是市场。所以,我们现在的市场要解决我们的规模和结构问题。现在讲到期货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我们现在期货市场功能和作用是否发挥了呢?应该说在一定程度上得到 了发挥,中国用了20年走了美国160年的道路,这话说的没错,但是换句话讲,现在叫市场经济,叫后发效应,咱们有些行业三年就走过了几百年的道路,中国电信十年也是走了美国几十年的道路,但是我们做的很好吗?并不一定。所以,我们现在这个规模和现在影响市场功能发挥是什么问题呢?是规模和结构问题,经济学的道理,一个市场的功能由什么来决定?由它的规模和结构决定。现在交易所要解决规模和结构问题,这现在是个大课题。过去我们总说期货公司为实体经济服务,我也总说期货公司这么不行,那么不行,现在感觉这个市场也不行,这个市场不行,期货公司不可能行,这个市场要行了,即使期货公司不行,客户还行,我讲这个话 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儿,现在市场不行,不但期货公司不行,客户也不行,客户 不行这是根本。

    第二部分:互动提问环节摘要

    提问:刚才您提到机构投资者的问题,整个期货市场发展到后来肯定是机构投 资者为主的市场,但是亚洲这一块,包括香港在内,散户这可能是不是跟东方人的赌性强有关系?包括香港市场散户比例也比较高,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中国的期货 市场要发展机构投资者,您认为是否还应该继续仿照美国那一套还有一些更加特色 的东西?

    回答:第一,要说香港好象有中散户多那是股票,期货上没有客户。现在香港的期货基本上没有客户。中国来讲,好像咱们做期货都在说,说中国人好赌,东方人好赌。你要说赌,现在咱们赌一个球这个钱应该够一单期货市场的钱,有人跟我讲,光我们现在地下炒黄金的数量超过五千亿人民币,就这一个品种,现在上海交易所的黄金不知道有多少钱,应该没多少钱。人家为什么做这种不做咱的这值得思考,而且我们再三说他那种没有保护,但是市场上出现悖论,人家宁可做那个没有保护的,咱建完保护的很好的人家不做,我可能不是回答你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